直視著她的手 牽在別人手裡
能否接受 並給予微笑祝福
 
說服自己心已死的惡性洗腦
讓每個夜晚 體溫驟然下降
卻怎樣都還無法忘記 怎樣都無法死去
 
深刺在心裡的記憶
每次笑容 都像撕裂自己的臉
 
無來由的痛苦 嘴裡的藥都像過了保存期限
 
心死 卻還不死心 被曾擁有的甜蜜勒緊喉頭
流血的心濺流回憶 卻還怎樣也不會失血致死
腦中旋律不停重複 放手就是真愛 一句屁話
 
被人牽起的手 到底還是虛情假意
 
給個最虛假的微笑
扯斷感性與理性的唯一枷鎖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