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刺蝟的溫柔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總想著、等待,一個時機,能將手邊隨時走向終點的故事畫下句點。

只是,當那時機到來前,如果故事自個無預警先終結,而你還清醒,讀著他的結局。

那心會是如何糾結…?

掃描圖片 2018-11-19 23-45-49-01.jpeg

文章標籤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跟著花朵與飛蟲的腳步,小刺蝟和氣球也一步步的走遠了。

他們度過黑夜、池塘和大雨。

在這沒有目的地的旅程中,他們交談、畏懼、歡笑,只有彼此依偎。

  掃描圖片 2019-01-16 05-18-20-01.jpeg

文章標籤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雖然他抬頭向樹上望去,但身為刺蝟,天生模糊的視線並不能看到什麼,只聽見樹葉摩擦的沙沙聲。

再專注的凝聽,他似乎聽到了什麼。

掃描圖片 2018-09-17 20-47-59-01.jpeg

『抱歉,小朋友,我的帽子掉了,而我卡在上頭。』

文章標籤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離開同伴的身邊,他的腳步越走越遠,由白天到黑夜。

這一個人的旅行使他疲憊,但他卻悶在嘴邊說不出口,也沒人能聽他訴說。

雖然他早已習慣那種與他人保持距離的生活,只是在心裡某處卻存在著想接近他人;想感受對方溫度的念頭。

他知道這是不可能實現的。

文章標籤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總沒想過說出去的話到底會有多可怕,希望著對方能懂自己,但卻沒想過,或許對方也是如此希望。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為何變得一方態度凜然,要求對方道歉,如果話語只能直線飛梭,那麼願意張手將它當作擁抱的人,到底能擋下多少傷害還不還手?

27544735_266221153914537_374945727623218747_n.jpg

這份擁抱會留下傷害,那麼抱著對方在安慰的人,是否心裡更加難過?

那想把人擁進心裡的懷抱,愛意與歉意參半,互不相欠,甚至相輔相成變本加厲,早已成了傾倒的秤,隨時都能替換愛或恨的名。

文章標籤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我和他們一樣就好了。」

在離開家後,刺蝟總是這麼想著,他甚至開始懷疑自己與他們並非同類,他也曾在巢穴裡被針刺過,但…

「一定是我的刺太尖銳,所以他們才無法忍受。」刺蝟總是這麼想。

離家越來越遠,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走到哪邊,哪裡才能安心休息,內心越來越疲憊,甚至產生出了想放棄的念頭。

文章標籤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63923.jpg

63922.jpg

63921.jpg

用不捨,繼續向前…

文章標籤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離我遠一點,你的刺扎到我真的很痛!」

「我們已經忍受你很久了,走開!」

DSC_0352-01.jpeg

聽著這些言語,小刺蝟真的不明白,為什麼差不多的外貌,自己的刺總是會傷到人?

文章標籤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我們從什麼時候開始學會珍惜?那種一絲不苟,小心翼翼將所愛捧在掌心,不容一絲損壞的珍惜。

9391.jpg

那種一但損壞,就從心頭忍痛割捨的愛,是否是種悲哀。

為了保護所愛事物,開始學會主動;開始學會攻擊,藉著愛之名闢出道路,無論途中使誰受傷、難過,也貫徹到底。

文章標籤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討厭能與喜歡相等,那我想,我們別無二樣。

  5628.jpg

同樣讓人難以接近,並且不懂怎麼接受道謝與道歉,像在黑暗中,與世隔絕的生物。

我們同樣脆弱,從不堅強,只是一昧的逞強,與你不同的,是我不明白你的寂寞,或許當我明瞭時,我們將會相擁,還能再一次為彼此的事感到喜悅。

文章標籤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因為我帶著刺,所以你有權力對我處刑。

  12920.jpg

 

或許你不懂,也或許我不明瞭。

文章標籤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把無所謂當作一種防備,但心裡的疲憊卻不是闔眼就能簡單了結。繁雜的一切伴隨許多傷害,讓人學會用極端的姿態回敬,在歲月洗禮又學會戴上面具,假裝這是牌桌上的遊戲。

如果翻臉能像翻書一樣,那該有多方便,至少不用再忍受著,就算一瞬間也好,能夠清楚明白沒有對不起誰,反而悶著是對不起自己。

5450.jpg

互相傷害的刺蝟遊戲我不迷戀,要是可以,就全當我錯也行,然後讓我把一切徹底帶走,至少大家好過。

文章標籤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柔嫩的心靈,彌留這座城市,因為傷害,學會麻痺與無所謂,深怕再次受傷,便懂得事先開口拒絕,只有在鮮少人待的昏暗處才怡然自得,多想喘口氣,感受一下他人的溫暖,只是每個人都張著刺,縮著身軀,每顆脆弱的心如此接近,也彼此抗拒。

 

5605.jpg

 

文章標籤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