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鐵玫瑰 (3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安靜無聲的環境,連一通電話都沒響起,但警局裡頭的人員卻仍然忙得焦頭爛額。踏入這場混亂之中,巴特利深深吸了一口氣,試著從中找回熟悉的氣味,但隨後進來的卡洛兒又再度打亂了他的節奏。
  「巴特利,我回來了,你在聞什麼啊?!」咚咚咚的腳步聲,重重踩在巴特利的知覺上,一次次的聲響不免讓他感到疲憊。
  又一次的嘆息將剛才吸入的氣味全數還給了辦公室,巴特利只能無奈地看著跑來的卡洛兒。「電話講完啦。」
  「呃,算是,因為我那朋友不知怎麼的,沒有接我電話。」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捉弄人的劇情緊緊糾結著史都,沒有辦法竄改那變調的腳本。雖然她了解那份憂傷,卻無法幫他分憂解勞,那麼到底這份愛要如何才能夠完美,難道光是只有相信還是不夠嗎?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結開史都的心結,潔莉亞不願意再帶著淚水直視愛人的靈魂,但如今的問題正如它所說的,到底它只是個錯誤的程式,還是真的為史都波洛克的魂魄?這無解的答案,也不知要從何尋找起線索,好拯救那不斷沉淪的靈魂。
  「難道你就真的這麼不在乎我的感受?我也很難過,但並不是因為你如今的樣貌,而是你擁有著史都的思想,卻不願意去相信這段感情還能和以前一樣的美好。」
  重新振作起的潔莉亞,以那堅決的態度,只願意一昧相信這段愛情喚回的靈魂會是最真實的,而並不是史都口裡所說的錯誤。坦若命運這樣的安排,真是史都所說的錯誤,那麼這或許正是兩人之間最美妙的牽絆,而讓命運犯下如此嚴重的錯誤。啞口無言的潔莉亞,因為著史都的自暴自棄而深感憤怒,她抱起跟在一旁的電波,帶著無法諒解的情緒走出這令人心灰的地下室。搞不清楚情況的愛葛莎,一下子著眼點慌亂的在兩人之間飄移,不知該如何是好,但隨後卻趕緊跟上潔莉亞的身影離去這詭異的地下室了。
  鮮少看見潔莉亞如此生氣的愛葛莎,情緒緊繃著跟在她的身旁,但卻對那看似沒來由的怒火而感到好奇。「潔莉亞,妳到底怎麼了,生什麼氣?」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經過潔莉亞大致上的說明後,愛葛莎對於問題仍然一頭霧水。就她所能理解的,就只有那具名為史都的AI莫名其妙地回來了,還有目前所在位置是名叫坦尼的科技狂家中,而房屋被炸的事卻在省略隱瞞下依舊渾然不知。「所以妳的推測是說,那個襲擊妳的怪人命令AI來攻擊與妳有關的我嘍?那這樣的話不是很奇怪嗎,機器不是不能傷害人類嗎,為什麼它卻可以攻擊我?還有,攻擊我對他們又有什麼好處?」
  「嗯,這些種種的問題我都不是很清楚,或許史都跟坦尼會知道些什麼也說不定呢。」
  想早點了解問題的愛葛莎也不管自己傷勢跳下了床,帶著一份好奇與衝動的個性便衝下樓去,潔莉亞連要攔都攔不住。
  踩著重重的腳步聲,咚咚咚的聲響從通往地下室的階梯處傳來,一時還沒做好準備面對人類的坦尼,一下子看見了兩名女性大剌剌的踏進他最後的樂土,人類過敏症還沒好的他一瞬間便崩潰了。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愛葛沙,妳什麼時候要重新裝潢妳家的房子啊?」
  「嗄,你問這做什麼啊?」
  「因為我在想,如果親手燒了妳的那間鬼屋應該是頗有快感的。」
  「史都~我跟你說過了,別打我房子的歪主意!」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先退後,事情還沒有完!」看著,雖然不會使用槍械的潔莉亞不由覺得她的可愛,但眼前的危機沒有因此消失。
  被打倒的拆除者評估任務狀況後便重新啟動,憑著它左腳的氣力撲向潔莉亞。那雙手的電光又在此時大聲作響,嚇的潔莉亞不敢隨便動作,只能縮在角落任憑對方宰割。
  就在那發電的雙手正要碰觸到潔莉亞的時候,蘿拉的身影冷不防的出現在拆除者背後。對於這突然闖入的非正規機械,使得拆除者先前的狀況評估完全錯誤,雙手便被蘿拉給狠狠扯斷。原本還在外頭猶豫要不要進屋內的坦尼,在蘿拉突然跑走後也跟著進來,但眼前的狀況卻令它張口結舌。
  「搞什麼啊。」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面對著不存在奇蹟的現實,每一個計算出來的結果,都在說著它這樣的奇蹟不該存活。真要是這樣的話,那我為什麼又會再次回到她的身邊?不願意接受這貌似被安排好的結果,它用那唯獨的左手撐起身來,準備抵抗命運毫不留情的攻勢。
  內心最痛的裂痕,不是心碎後嚎啕大哭的淚痕,而是欲哭卻無法用落淚表達的悲慟
  危險的電光夾帶著劈啪作響的電流聲,在愛葛莎的屋內大肆喧嘩著。撐起身的史都身上沒有過多的武器,說到底它也只是一具普通的家用機器。
  看見拆除者身後牆上被破壞的通風口,史都這下也明白它是怎麼來的,以及為什麼剛才電波都沒找到它的存在。只是如今知道這些又有什麼用呢,面對著數據統計不留情面的報告,所有的答案都令它不爽。「我怎麼可以就這樣輕易的死在這裡!!」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早已死去的我如今心臟不再跳動,那這樣還算活著嗎?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來到了愛葛莎家門前,史都從遠方讀取著在打鬥期間電波所記錄的畫面,再一次確認沒有其他敵人之後,便跛著右腳大膽的走進屋內。從它踏入玄關後便環顧著那完好如初的可怕小屋,它真的完全想不到,原來還有再次探訪這裡的一天,嘴裡不禁對這樣的屋內設計開始喃喃自語。
  「哇靠,還是一樣沒變啊,難怪她老公都不回家,就是因為這鬼屋還在啊!」
  碎碎念的史都接受著電波所發出的訊息,找尋著愛葛莎的蹤影,雖然對於這樣夢幻般的室內裝潢不敢恭維,但他卻還是不停打量著每一吋的牆面與裝飾。
  好吧,如果麻煩的傢伙只有剛剛那一具的話就輕鬆多了,反正接下來只要把愛葛莎先帶離這裡就好了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張口結舌的史都深鎖著眉頭,雖然變成了這機械樣貌才沒多久的時間,它卻很諷刺的不知不覺習慣了這身體所帶來的便利,而如今眼前這來路不明的機械人,既沒表明來意,也無法私自搜尋它的身分與用意,但至少可以確定的,是它絕非善類。
  面對這來勢洶洶的機械,史都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對方有著怎麼樣的裝備,就在那短暫的思考時間下,對方又再度撲身衝來。看著對方的動作而做出的推算,一個念頭瞬間衝出史都的思緒,往右!
  那內心的一聲吶喊,還不熟悉自己身體性能的史都,憑著生前的體感奮力的往旁一跳,但那跳躍的距離卻讓他嚇了一大跳。
  「竟然跳到路口了!」站立在路口的史都,看著跳過來的距離也有十公尺之遠。如果愛葛莎現在是人質的話,那麼看來我暫時不能怨恨這樣的身體了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殼蛹中,無法見到流動的血液,但卻還是依然堅信裡頭還存在著生命。在人偶中存活的我,像是童話故事裡的木偶,而與他不同的,卻是我沒有想成為人的想法,或許在那之前,我曾是人,如今,這一切都不重要了,因為我已不是,也不會再有人認同,我是。

  「史都,史都你還好吧,喂喂!你要去哪啊?史都!!」
  腳步邁開的狂奔著,不知道我已經有多久沒有像這樣的奔跑著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枯萎凋謝的玫瑰,再次盛開,死去的身心襲上了鐵鏽重生,而她如今的芬芳依舊是當時的芳香嗎?還是那只是被命運編寫好的錯覺,讓人回憶起當時愛情的美好。
  …這一切都只是幻覺,而我只是盜用著他人的記憶在活著,甚至連活著都稱不上,我沒有呼吸也沒有心跳,更沒有所謂的自我,自始至終我只會是個擁抱著他人悲傷,什麼都沒有的機械,一具空殼

  在那明亮的地下室裡,只剩下史都內心五味雜陳的,躺在不久前蘿拉所躺的手術台上。而潔莉亞在蘿拉的陪伴下,很安全的待在那沒有別克的房間裡,耐心等待著史都。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對於生命和進化,我想我們的認知都錯誤了,沒有血沒有肉的東西,不等於他沒有靈魂。回想一下幾億年前的地球,只有一堆蟲子在活著,而他們卻要在一場看似已命運注定好的漫長等待中,等待著那偶然的機會來使自己進化、改變。所以,這並不代表機械不會擁有自己的意識,現在的他們就像是幾億年前的我們,依然在等待著那被安排好的命運。」
  「所以比其爾先生,您的意思是,在您公司底下的機械人會有擁有自我意識的一天?」
  「哼哼,這我不敢肯定,但我敢說的是,只要世界上出現了一具擁有自我主觀意識的機械,那就足夠改變世界與人類的歷史了。」
  愛葛莎出神的看著電視裡的比其爾,而心情卻是不悅的抓著大把的洋芋片吃著,鬱悶的情緒並不是被節目所影響的,而是暫時借住家中的好友所給的。沒錯,愛葛莎就在今日替潔莉亞邀約了一位相親的對象,而那位當事人卻像是早已知到消息,只留下一則畫了貌似嘲弄笑臉的訊息給她,說著『散步去,晚餐別等我了,拜拜。』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資料走漏的問題在這年代並不多見,除非是有能力高強的駭客,在偷了你的資料後交給他人,不過擁有這樣能力的人才,早已被安徒生或是政府給吸收管制住了,根本沒有那個機會好讓他在外面散播資訊,更別說走漏訊息的是身為機械的史都。面對這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在原先設定的互動程式裡,並沒有設想到會有這樣情形發生,在找不出解決方案的窘境下,蘿拉就以那像是發呆的神情當機了。
  潔莉亞兩人在地下辦公室裡,無言的看著那呆若木雞的蘿拉,恢復了一下,隨後又馬上當掉,這樣的情形讓史都一整個的看傻了眼。「看來,以後我的稱號會是AI殺手了。」
  就在蘿拉當機後的幾分鐘,看似毫無相干高樓林立的馬路,卻有一位極為相關的人物,在靠著他那雙高性能的球鞋狂奔穿梭在人群之中。「蘿拉,別別別不要不要又當掉啦,噢~!妳到底是怎麼啦?」
  一聲聲因為蘿拉當機而發出的怒吼,在人群眾多的街道上,不免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但面對眾多的視線他卻不曾停下嘶吼,相反的在他眼裡,只有那眼鏡傳送過的遠方畫面最為重要,其餘的他連理都不想理。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是喔。」在了解情況後的別克,在短暫的時間裡就像是機械,眼神迅速的將潔莉亞從頭到腳給掃描了一遍。這女的雖然年紀看起來比我大一點,但還蠻漂亮的,多了點女人的韻味,尤妮絲根本比不上嘛。
  別克那熟練迅速的掃描技術看在史都眼裡,這過程彷彿有數個小時之久,腦子裡的計算機不用過多計算,便能清楚猜出那小夥子心裡在打什麼鬼主意了。果不出然的,別克便在那掃描後開始發動了攻勢。
  「不好意思,自我介紹晚了,我叫別克佛德」隨後為了表示友好的伸出右手,想藉這機會感受下潔莉亞手的纖細與溫度,只是事情都不像他所想的那麼美好。手感蔓延而來的並不是他所想的那樣溫暖輕柔,而是冰冷生硬的觸感,與別克當初所想的完全不一樣。
  別克依舊帶著他那陽光般的笑容,低下頭來一瞧,這才發現原來是史都拿著他的右手,與他進行握手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灰沉的天空逐漸下起雨來,我已經忘了在裡頭是怎麼樣的感受。資料庫裡所呈現的畫面,全是潔莉亞與我所擁有的一切,我很懷念那一份知覺;那一份擁抱中清楚的溫度,而不是在擁抱之中數據所說的體溫:368度

  原本晴朗的天氣,到了這傍晚卻下起雨。在坦尼的住所裡,休假的別克正賴在客廳的沙發上,而外頭的雨卻影響不了他看電視的心情。
  別克緊張專注的看著電視裡即將步入尾聲的籃球賽,一聲開門聲從玄關處傳來,他不也以為意的就認為是坦尼,亦或是他女友尤妮絲,但意外的,進門的卻不是他所想像的那兩位。
  聽見許些雜沓的腳步聲,別克這時才改變了他的想法。真難得,不知道是誰會帶客人回來,還是趕緊先整理一下好了。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一聲聲不停歇的道歉就像是針一樣,一句句刺著史都的心,但對它感到矛盾的卻是那回意並不屬於這身體的。我到底是誰?
  我只是潔莉亞感情裡遺憾的象徵,既不是人類,也不是機械,就如同我的回憶一樣,既是我的,卻又不是如今我所經歷過的歷史。
  看著潔莉亞失落的撿著地上我右手的零件。沒有任何的感覺的我,為什麼在胸口裡卻有一種似曾相似的感覺,彷彿被世界給遺棄了一樣,身體被空虛給充斥著,我知道,這是所謂的心痛。只是對於這一份痛覺,對我來說,到底是不是真實的,還是這就只是程式在作祟?

  蹲下來的史都,就像是為了找出難過的源頭,兩眼發著光的視訊鏡頭直視著潔莉亞看,想了解眼前的愛人,是真的,還是只是個數據。「我所看到的妳,如今也只是數據所編織出來的臉龐,對於那段過去到底是真的存在,還是那只是妳一手編造而成的美夢?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世界最大的寂寞,不是沒有人陪,

  而是在心裡的話,找不到人能訴說。


  在你離開了我的世界之後,我會不時想著你的身影,與你相處之間每一秒的瞬間。這時我才發現,原來我們不曾吵架過。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這壅擠的城市裡,我們,是否就有如程式一樣。什麼時間到了,就執行什麼,不會說是日復一日,過著盲目且不知所云的生活。

  我們就有如電腦一樣,不斷的運作著那幾項的程式。日子久了,我們的執行速度,也變慢了,於是只好繼續更新。直到被世界淘汰,被世界更新

  …在奔跑之下,街景不斷離去,就像是他們不安於現狀一樣,想逃得遠遠。但面對著目標,到底是他在逃,還是我們在追尋終點?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早知道我的辦公室也改造成這樣了。」坦尼的眼神瞪的老大,對這空間裡的環境感到極為好奇。
  引領著坦尼的好奇心,方塊在那從容自在的神情下,注視著位於中央那塊發著藍光的辦公桌,笑著回答。「坦尼先生,那在發光的,便是你的辦公桌。」
  極度興奮的坦尼,與人稀少接觸的他完全不清楚道謝這一回事。
  這時從他人角度上看來,坦尼就像是聖誕節當天急著拆禮物的小孩,咚咚咚的跑了過去,開始熟悉起這座位。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長廊被一雙皮鞋的聲響打破了寧靜,一名帶著無框眼鏡的白髮男子,怒氣沖沖的往茶水間的方向走去,正巧的,坦尼與戴恩才準備起身離去。
  男子便在遠方及時叫住那要離席的三人。「戴恩馬丁,站住。」
  「瓦倫泰,怎麼,發生什麼事?」被叫住的戴恩,對瓦倫泰的行為十分不解。
  逐漸走近的瓦倫泰,情緒不悅的一把推開了擋在前面的方塊,看了一眼今天才剛加入的坦尼,眉頭依然深鎖。「他是誰?」
  「他是坦尼瑞克,剛剛比其爾面試的人。」
  「所以算是自己人了,那好吧,我就直說了。剛剛比其爾在忙面試的時候,有兩名探員到我們公司,你知道他跟我們說什麼嗎?」
  「說我們家的人類員工實力高超?」戴恩開玩笑的說著。
  但面對那份玩笑,瓦倫泰卻連笑都不想。「…正好相反,我們的產品被人破解了。」
  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戴恩聽在耳裡卻不以為意,反而卻是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如果不是為了這用意,那對方幹嘛入侵我們啊,不就是為了破解、超越。那這件事比其爾他知道嗎?」
  面對突然而來的案件,瓦倫泰拿下眼鏡輕柔著雙眼,卻來自於他們的疏忽,面對這壓力,不禁使他感到疲憊。他搖了搖頭,聳著肩回答戴恩的問題。「說真的,我還沒跟他說,但也不清楚他知道了沒。」

  「…你們的產品,很好破解啊,我就試過好幾十次了。」坦尼的一句話,讓在場的瓦倫泰眼神驚訝的看著他,就像是覺得他是那幕後黑手一樣。
  「瑞克先生,你說我們很好破解?」
  「是啊。」說著,便脫下手上的錶,遞給了瓦倫泰。
  看著那帶有人工智慧的手錶,瓦倫泰便知道比其爾錄取他的原因了。「既然這樣的話,那你知道有怎麼樣的方法,是可以有效操控我們開發出來的器材?」
  那銳利的雙眼直視著坦尼,但與人類接觸的經驗不多,面對那些神情與肢體語言,對他來說,那是個比破解各項電子產品,還要困難的題目。他不了解那銳利的雙眼盯著他看代表什麼意思,但他知道的是對方問題的答案。
  「呃…,我不清楚你叫什麼名字啦,不過要跟你說,你們的產品要被操控是很困難的。」
  瓦倫泰無意間握緊了坦尼的手錶,許些的驚訝與怒氣不自覺的流露出。「我叫瓦倫泰科博,至於剛剛問你的問題,我想問一下,你說的困難到底是指什麼?」
  看著自己的手錶被掐的老緊,坦尼不免開始擔心瓦倫泰會不會對它施展暴力,便直盯著看。「如果真要控制安徒生的產品,那麼可要找出每一項產品裡的編碼、頻率,然後取其中大部分共用的接收代碼,就可以做出一個近似萬能的操控器了。不過也要對方有接收裝置才能夠遙控,要不說再多也只是白搭。」
  「但你說的,也只是近似於的答案,難道沒有再更完美的選項了嗎?」
  瓦倫泰聽過坦尼所做的解釋,不免對入侵者的實力感到佩服。他鬆開了手,饒過那手錶一命,還給了坦尼。
  接過手錶,坦尼睜大著雙眼,仔細尋找是否有零件損毀。一邊找著,還一邊安慰著那只手錶。
  「沒有,我目前只想到這樣的方法,畢竟這已經跳脫我會的範圍了。」

  對這公司是死是活,坦尼一點也不在乎,只要能夠讓我脫離這裡那就好了,他的心裡是這麼想著。他也沒有想過這公司對社會有多大的影響力,從很久以前開始,坦尼便對人類毫無興趣,由別的觀點來看,他就好比是一具有血有肉的,機器人。
  走出了茶水間,與瓦倫泰分開的三個人,在疲倦之下改變了目標,不再繼續熟悉環境,就這樣的來到他們的工作岡位,而坦尼也終於見到了他的辦公桌了。
  整個房間十分寬敞,地板與牆壁無一處不是白色,裡面只有擺放幾張桌子、椅子,其餘沒有任何東西,包括公文,頂多還有間廁所,方便人類辦公時的生理需求。
  看過這極為簡約的內部裝潢,坦尼不免驚訝的張大了嘴,這裡的環境跟他的地下室相比,簡直天壤之別。辦公室裡的環境,全是聲控與觸控,每一寸牆壁與地板都是感應裝置,而公文也不再只是紙本擺在桌面上。當公文發布時,那貌似紙本的影像,便會出現在承辦人的桌上,可以拖移;可以塗改,但裡面的工作,卻不會因為後者的更改,而不用實行。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那看似毫無盡頭的走廊上,身為小白兔的坦尼,與安徒生裡的兩名怪咖員工漫步在裡頭。
  安徒生,一個象徵科技尖端的企業,懷抱著人類無數夢想的起源地,一切的渴望及怠慢都在這裡慢慢被孕育出來。只要人類,沒有放棄夢想;放棄對生活的夢想,所有貌似不可能的一切,都會宛如童話故事般的情節,而美夢成真

  走在戴恩旁邊的坦尼,在這空蕩蕩的走廊上走著,但腦海裡卻還在反覆迴繞著與比其爾所相處的過程。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