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點溫暖也給不來,怎麼說在乎。

軀體只會逐漸冰冷,
記憶則會時好時壞,

沒人能修。

只有謊言能安慰,
於是遮上雙眼,
接受誰都好的欺騙。

至少一點言語,還有溫度,
還能沉浸無論是誰的美夢。

失溫其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rschach_(羅夏) 的頭像
Rorschach_(羅夏)

Ciriatto_Rorschach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