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早已崩毀 在大雨狂落的瞬間
我拿著黑傘 欣賞上頭透光的雨滴
看見星空
 
隆隆作耳的聲響 碎了 崩了
全身而退的想法蕩然無存
 
沒人走在這街上
全都被風吹跑了
但我在這裡 想冷卻自己
最好一身冰冷 躺在這虛幻的星空
 
最好 雨聲能蓋過我的吶喊
最好沒人看見我哭泣的臉
最好我發了瘋 讚頌不是為我存在的天空
 
天地不容我 大雨收我
 
就賣了自己的感官 當個瞎子聾子啞巴
永遠徘徊在黑傘下的虛空
連 情
 
也讓雨水沖去吧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