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愛情還沒結束
但難過 卻恣意生長
 
我不記得我 卻還記得她
請問只剩空殼的自己 靈魂去了哪
 
放在床頭的玩偶 塞滿了棉花
我 到底塞滿了愛 還是塞滿泥土
為何身上只盛開空虛的花卉
 
飄來的花香 我忘了我
但愛呢 卻為什麼這麼真實
真實的讓我忘記我是人偶
 
空出自己的軀殼 讓妳深植妳愛的顏色
而我所愛 我所想 卻全單單是妳的笑容
 
所以
請妳代替人偶的笑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