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的全武行,發生在琳瑾被附身後的第二天,我被那微微加強過的迴旋踢命中了顏面,幸好我目前這強壯的體格還有辦法承受住那攻擊,但我那可愛的咖啡杯卻在沒有我想像中那麼的粗勇,砰的一聲就光榮的殉職了,為什麼跟他無緣無仇的咖啡杯也非得要接受死神的號召呢?我也沒辦法,只能強忍著傷痛,接受我那可愛的咖啡杯離我而去的事實,試著從這悲慟的現實振作起來,因為在今日還有件大事在等著我去做,沒錯,那就是送我那可愛的寶貝女兒上學!
  由於我們居住的地方離學校很近、很方便,所以不用太早出門,這點讓我感到值得慶幸,不用一大清早的就把那惡魔送出去造孽。原本是想要有個好的環境讓琳瑾成長,結果沒想到,換來的卻是個讓我崩潰的妖魔鬼怪。真的!一開始真的不是想要拖時間才選這地段,而是為了寶貝女兒呀,結果沒想到那插花的傢伙出現後我的整個人的觀念全都改變了!
  內心裡有著萬分的無奈,但我也沒辦法,只好盡可能的化悲傷為力量,因為該做的還是得做,只是對象有點小小的凸槌了。
「老哥,好了沒啊,我要抓你去學校了。」
  「幹,我不要!」這反應是正常的,但也不是啊?真正正常的反應應該是我那可愛的小女兒用牠稚氣天真的語氣對著我說「好~,沒問題。」才是啊,我真的都快糊塗了。
  但對這冒充我女兒的畜生,我不能夠心軟,我不可以敗下陣來!這件事絕對不可以讓晨欣知道,我不能讓她承受懷胎十月卻生出惡魔的打擊,這點我絕對要先跟老哥談妥。
「老哥啊,我也知道你很納悶為什麼會跑來我女兒身上,但我拜託你,關於你的狀況不要讓別人知道好嗎,最主也是為了孩子的媽啊。」
  雖然我不知道老哥那面無表情又代表著什麼意思,但面對著我的苦情攻勢, 我想應該是奏效了吧 或許,只是我一廂情願的在大腦裡將事情美好化。
  「那干我屁事啊?」看著我那女兒歪斜嗤笑的嘴,鄙視的眼神,一整個事不關己的態度,這感覺真的是令人火大。
  被時間與壓力逼急的我,努力控制著心中的那股怒火,低聲下氣試著說服我哥。沒錯,就是低聲下氣,不然那挑食的畜生連聞都不聞一下,就把這盤給踢翻。
「拜託啊老哥,如果你還想要過生活安穩的話,希望你能夠幫個忙吧!」
  「有差嗎老哥那不屑的態度把視線移到了一旁,並用那天殺般可愛的小拇指,去玷汙那無比純真的小鼻孔,天啊!我都快抓狂啦!!
  無法忍受這如此不雅的舉止,很順勢的便把他的手給撥了下來。
「當然有差,我想你現在應該還不清楚我女兒的老媽到底是誰。」
  聽我那麼一說,很難得的,我那老哥會動起大腦開始思考我所提出的問題。「嗯,那臉孔說真的好像在那裡有見過,想不起來。」
  哼,說你那豬腦會想得起什麼才有鬼,不過回起來,現在在我小孩身體裡的,那不就是鬼了嗎,算了,目前懶的想那麼多。「我這就告訴你吧,他就是你從小到大的剋星,你稱暴力女將軍的王晨欣。」
  就當我供出我背後靠山之時,只見我老哥的臉色整個垮下來,不可思議與絕望感從那表情當中一覽無遺啊「文明,我對不起你,但我想去自殺。」
  「幹!這我女兒的身體,你敢去自殺我就殺了你!」衝動之下我知道我的話語很矛盾,但是一時之間想不到什麼詞好表達我那心裡的憤慨。
  只是得知孩子的媽是從小壓迫他到大的晨欣,老哥的心情不免鬱悶起來。
「你怎麼會娶一個怪物當孩子的媽啊。」
  「哇靠,我才想問,我的孩子身體裡怎麼會有個怪物啊。」趁著老哥那頑固的思想垮台之時,趕緊催眠他,好達成我最主要的目的。「好啦!反正我們就這樣,你試著辦演我家女兒,然後我會盡可能找辦法出來把這一切給恢復原狀。」
  「幹,你的意思是要我扮娘娘腔?!」沒想到這催眠還無效,這畜生還有自己的意識。
  「不會有事,反正我女兒本來就是女的,而你又在她身體裡,娘本來就很正常啊。」這麼說,應該也沒錯啦
  「王八蛋,目前情況我只能答應你盡可能,因為我討厭娘。」老哥那帶有威脅的口吻,告知我他了解問題的嚴重性,雖然不確定他所能做到的範圍有多大,但至少他肯配合我就該偷笑了。「反正最主要的也就是孩子她媽嘛。」
  「是的,沒錯。」嗯,俗話說的好,狗也是會認主人的。而目前最主要的,便是帶著這狗帶著我女兒去學校了。「所以!不讓晨欣查覺的第一步,就是當個乖小孩去學校上課!」
  「有沒有搞錯啊!!」
  「哈哈,這次就輪到你認命了吧,我的乖女兒。」上天雖然丟給了我這麼一個麻煩,但正義卻仍然對我不離不棄,幸好我那美麗的老婆是晨欣,才能讓這惡魔乖乖的屈服在我的淫威之下,這真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感覺到他媽的爽啊!!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