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了昨晚老哥的吶喊事件,值得慶幸的事,晨欣沒有抓著我,深入探討著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一切就像做夢一樣。或許吧,就真的只是做夢吧?
  但,事實卻不像傻子所想的那麼簡單。在電腦桌前面處理著工作的我,雖然想把精神好好的集中在螢幕上,可是思緒卻被我那親愛的寶貝女兒給牽著走。
  就在我一旁運動的寶貝女兒,她的意志力,就像是在挑釁我這開始衰老的身體做不起伏地挺身一樣,她偏偏就在那做,還做得非常標準。天啊,好端端的一個女孩子,練什麼肌肉阿?
  雖然不是我對練肌肉反感,但為什麼這傢伙身為一位女孩子,老天爺偏偏要這樣糟蹋她…天理何在呀~?

  「…琳瑾…?」對於眼前那不知是惡魔還是天使的可愛小孩,為了確保不踩到地雷,一字一詞都要穩扎穩打著。
  只是面對那惡魔,就算你是小心翼翼的走在馬路旁,全神貫注周遭的來車狀況,這傢伙還是會用那命中率低的機車,故意衝著你來,把你撞得粉身碎骨。「五…十三,…媽的…文明,你…鬧屁啊…?」
  「不是啊,老哥,你也行行好,人家好好一個可愛的女孩子,你卻想要把她變成金剛芭比。拜託~,她現在還在發育期啊,別讓她的身高就維持這樣好不好~。」
說真的,一直以來我都不知道我跟我那老哥到底有什麼深仇大恨,難道我殺了他家人?但家裡又沒有任何一個人被我殺害,我的話頂多也只是在腦子裡面想,在策劃怎麼離開有他的世界。
  綁起馬尾的琳瑾,汗水從她鮮細的頸部緩緩滑落。從那汗水下便襯托出小小年紀不凡的氣質了。聽見了文明的話,武軍的雙手依然撐在地面,並且用那經典的等於空格等於的眼神,不發一語的盯著他老弟看。
  說真的,從以前開始,對老哥的臉色我一直以來都搞不懂。他曾經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兩眼放空的看著天花板,而我也只是正好經過要回我房間裡,但卻沒想到那個喪心病狂的,卻在我走過時一路追著我打,沒錯,不用懷疑,那時我什麼也沒做;什麼也沒說。
  還有一天,中午的時候,因為家裡沒大人,於是我又再度被指派去買午餐,我記得很清楚他喜歡吃陽春麵,但是裡面絕對不可以有蔥、菜,跟薑味,說坦白點,他就是喜歡吃那簡單的一碗純湯麵,只是裡頭一定要加顆蛋。他的菜單是從我這一生,有意識以來第二件知道的要事,至於第一件知道的,並不是走路或是叫爸爸這檔的鳥事,而是…他媽的這小畜牲從內心到外表就壓根的是頭禽獸!可憐的我晚他一年出生,卻注定要成為這半獸人終身的奴隸…
  話題有點扯遠了,先說回原本的陽春麵那天吧。老哥菜單,一直以來我都記得很清楚,也從來沒有出差錯的一天,除非是我不想活了,不然要是搞錯了他要的食物,我的下場便是被他生吞活剝,成了他的餐點。就在我買回來那詭異的陽春麵,安心的回家交給那半獸人後,我一毛錢也不想要跟他要回來,只想趕快逃回房間裡去好好享用我的午餐,卻沒想到這畜生,面無表情的看了看袋子裡面的午餐,隨後便以極快的速度把我痛扁一頓,還搶走了我的午餐。

  「幹,你是怎麼樣?你要的我都幫你買回來啦,你搶我東西幹嘛?」被制伏在地的我,一臉無奈的看著那位於高處老哥。
  但沒想到我那老哥臉不紅氣不喘,大口扒著我的飯。
「那你再出去買你自己的食物吧。」
喵的,我根本不知道我哪裡惹到他了,吃不飽也不會說,有問題也不反應,對於這半獸人我真的完全不了解他內心到底在想些什麼。
  而如今,他又以琳瑾可愛的臉龐看著我,雖然我了解在那身體裡的並不是那純真的天使,而是從那極惡地獄裡爬出來,準備摧毀人間界的混世大魔王,但我又能怎麼做呢,不管如何,她還是我的女兒啊。
  只見我那老哥,依然板著那張我猜不透的臉,平淡的語氣對我說著。
「我這麼做也是為了保護妳女兒的安全呢,你懂不懂。」
  「哇靠,我不相信你不去惹別人,別人還會過來惹你阿!」說真的,老哥的鬼話真的不能夠相信。
  雖然他每次都有理由,卻不知道為什麼的,在我耳裡那些話,始終都是歪理。
「媽的勒,虧你還時常待在家裡,都沒看新聞啊,三不五時就有個女孩女童的被綁架性侵了,甚至還有些心理變態的,會拿竹竿會菜刀的,你說我這不是在幫妳女兒那是在做什麼!」
  「好好,我很感謝你對我女兒的關心,但你也不用這樣改造吧?」雖然我心裡明白,他之所以會那麼的好心,無非只是他對自己以前身體那怪獸般的破壞力,還有所眷戀罷了。不過說真的,對於我老哥的意識在我女兒的身體裡,我是省下不擔心沒錯,但…我到覺得最大的問題,還是我那老哥居多。
  很難得的,沒想到我那個頑固的老哥就像是有聽進我話一樣,她竟然乖乖的爬起來了!看到這難得的光景,我整個傻眼了,這就是我過去那宛如虎豹的老哥?不是吧,應該是他別有用途…。

  「文明…,操你媽的!!」果然沒錯,就在我準備獻吻給我那可愛的咖啡杯之時,一擊加強版的迴旋踢,正中了我的臉…。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