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給我住手!!」
  每天早上都要聽見女兒這聲怒吼,我的一天才能夠算是正式開始,但那聲的嘶吼卻並不是針對我。我可是很乖的坐在餐桌上,喝著咖啡,配著吐司。至於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不難猜想的,老婆的愛女心切又來了
  只見晨欣拿著一件她為琳瑾新買的裙子,喜孜孜的拎著。「琳瑾~,拜託嘛,就今天一天讓媽媽看看妳穿裙子的樣子嘛~。」
  雖然這要求對有些女性來說,是很致命的請求,但要是對象換是我女兒的話,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因為她是貨真價實的女兒身,混帳魂。
  「什麼就今天!妳每天都這樣跟我說,妳是有多少個一天就好啊!」
  「可是媽媽每天跟妳說,也每次都被妳拒絕啊。」
  「所以這次的結果還是一樣,休想看我圍上那塊布!!」男人就是這樣奇怪的生物,喜歡看女人穿裙子,但真要他們穿,那不如要他們的命還比較快。
有時候我真的搞不懂,為什麼這麼沒有營養的話題,他們可以持續三年左右;而我也真的不了解,老哥的這一場惡夢,為什麼會維持到三年之久。
  看著老哥和老婆的唇槍舌戰著,雖然我保持中立,但不免有時會被流彈打到。俗話說的好,趴著趴著不會中彈,不過我手裡拿著一杯咖啡,嘴裡叼著吐司,要怎麼才能夠好好趴著呢?仔細想下,不管怎麼樣都會成為這戰役裡最顯眼的活靶子。搞不好就算我真的趴著迴避,她們還是會圍過來,合力朝著在地面上,那毫無反擊能力的我開槍也說不定,真要是這樣的話,我嘴裡的土司和咖啡,就是最無辜的受害者了。
  「文明,把她抓走!!」果不出然的,每每朝我開起第一槍的,都是我那混帳老哥。
不過我也不是省油的燈,回顧起小時候,我時常都是被他壓著欺負的可憐蟲,雖然我也很想報復,但他的身體還是我女兒的呢。於是我便裝出稚嫩的聲音,回應起那聲天殺的救命。「琳瑾,不可以唷,要叫我爸爸~。」有時對老哥說這句話時,我會很希望飄出一個致命的愛心,好趕走那惡霸的鬼魂。
  當然的,回應我給了,所以接下來大家都不能想像,我老哥會是怎麼樣的回覆了。「去你的!!」

  每一年都是人們成長的里程碑,雖然在這過程之中,總是感覺人生毫無變化,只是日復一日,而節日也越來越沒有過節該有的氣氛。不知不覺,我們漸漸淡忘掉了生活之中,還有所為重要的事物,既使那事物很微小;很微妙,但仍不改變他的性質。
  雖然生活中的改變,來自最微小的事物,不過,卻有很多的狀況,都是一時之間讓人措手不及,就好比,我那老哥的復活。他毫無預警的說回來就回來,但連他為什麼會回來,我們大家都不知道。
  回想起琳瑾要入小學時的前一天,所有的狀況一切良好。我一樣還是我;琳瑾依然是琳瑾,但令我搞不懂狀況的,卻是在她入學前的那一晚
  在那天晚上,我還是和往常一樣,都會到她的房間和她聊聊天,說些故事給她聽。
  說到這,順便說個題外話,以後小孩給老公帶會是個不錯的選擇,男人是種不容易存活在虛幻世界的生物,所以說故事的話,都會說些歷史故事居多,可以順便幫小孩的歷史成績打些基礎。
  好,題外話先在此結束,回到開學前一晚。
  沒錯,我是和她聊天,我親眼看著她躺在床上,睜大著水汪汪的雙眼,像是期待今晚我準備帶來的故事,這一切看似多麼的美好呀,但卻在下一秒,我的人生就此改變
  「琳瑾,明天就要上學了,有沒有做好準備啊?」我發現,人類就算活到了七老八十,天真的成分或許還是不會有所改變。在這一刻,我發現我這僅存的天真,被白白浪費了
  琳瑾還是那純真可愛的表情注視著我的雙眼,像是為我的靈魂洗澡一樣,但她開口的瞬間我才發現,他是用強酸在替我洗澡。
  「文明,你有沒有搞錯啊,他媽的叫我上學~,你是做好要被我扁的準備啦?」
  「……。」沒錯,當下的我,完全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依然維持著那白癡的天真表情,看著一隻靈魂只吃生肉的畜牲在我眼前,霸佔著我女兒的青春肉體。基於我不罵髒話的做人原則,我要留口德,但我還是得說
  「的,食肉四蹄動物!你不是死了,還回來做什麼?!」
  只見我那痴呆的大哥,用我那可愛女兒的臉龐,一副大夢初醒。「啊幹!對喔,我都死了我怎麼會回來?」
  我那痴呆的大哥,說著痴呆的話,而我卻一臉痴呆的樣子,腦子開始痴呆的理解這白癡的問題
  「等一下等一下,妳現在到底是我大哥,還是我女兒?」
  「等一下等一下,你是說我現在是你女兒?」
  「沒錯的~,我記得很清楚,我女兒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被你這傢伙給玷汙的!」說到這,我那老哥真的被嚇到了。
  只見他兩手抓著頭一臉錯愕,環顧起琳瑾的房間布置。「操他媽的,這裡是地獄嗎?!」有時候,老哥說的話,我不得不點頭同意,但這並不代表我女兒的房間真的很可怕,只是存在著童貞的夢幻罷了。
  我試著冷靜下來,好把這準備要開始混亂的場面先提早控制。「老哥,冷靜一下,你現在在我女兒的身體裡,她叫李琳瑾,是個好女孩,所以你不要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雖然要把混亂給控制住,說得比較好聽,不過一但有人開始慌張起,這結果都會開始失控
  「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我怎麼會在你女兒的身體裡、你什麼時候結婚的、我什麼時候死的、我現在到底是誰、我之前是怎麼回事?天啊看著老哥在我面前崩潰,有種說不出的爽快感,但那張臉,卻並不是那該死畜牲的,不免會有所心疼。
  「你真的沒印象是怎麼回事嗎,你忘記你是怎麼死的了嗎?」
  瞪大著雙眼,他試著找回起生前的記憶。「我想起來我之前是在幹嘛的了。」
  「離家出走、斷絕親子關係的火爆打工仔啊。」說難聽點,就是流氓。「所以老哥,你有什麼冤情要我幫你處理的?」
  「嗄~三小?」
  「是在下面錢不夠用了是吧?放心,我最近會燒多一點給你的。請你安心的去吧,人鬼殊途啊。」
  「操你媽的,我哪知道怎麼回事啊,你還是快拿出你那面必殺技的鏡子,好讓我從惡夢中醒來吧!」看電視上頭演的鬼片呀,靈異節目的不都說,照妖鏡會把妖魔打的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怎麼這一回的厲鬼卻是這麼想不開啊?
  算了,反正是這畜牲的要求,他魂飛魄散、不得超生是牠家的事,要真是如此,我何樂而不為呢?「對喔!老哥你等會,我馬上讓你不得超生!」
  「嗄~這三小?」
  我彈下手指便轉身飛奔離開房間,一心尋死的老哥還搞不清楚狀況的窩在床上,等著我拿來上次那面必殺照妖鏡,讓他魂飛魄散,哈哈我真希望是這樣
  沒多久的,那面鏡子我拿到了老哥面前,只見他瞪大著眼,眨也不眨的看著鏡子裡的琳瑾,時間就這麼過了半個鐘頭左右了。
  「文明,這真是那面必殺技嗎?」依然動也不動。
  「是啊,會不會是少了什麼條件?」我也兩眼呆滯的看著那想不開的白癡老哥。
  「什麼條件?」
  一時之間我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但腦海卻無意間浮現起那句玷汙我幻想的話。「你像上次一樣大喊『我的小雞雞』試試看。」
  「喔喔喔說我老哥蠢,還真的是蠢,他點了點頭,便真的照我隨口提的意見做,更讓我傻眼的事,他還真的當他是在做夢,喊的音量不亞於上次的崩潰。「幹!我的小雞雞呢!!!」
  …寧靜的十秒過後,我才發現晨欣手盤在胸口,人站在房門,換她一臉錯愕的,看著拿著鏡子在吶喊的老哥,以及等待奇蹟發生的我。「你在教琳瑾喊什麼啊?」
  雖然奇蹟是發生了,但這次昏倒的,換我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rschach_(羅夏) 的頭像
Rorschach_(羅夏)

Ciriatto_Rorschach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