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叫到學校的文明,雖然內心很不甘願但也沒辦法,誰叫這次出事的是自己家的小孩。但真要說是小孩,這不免也有所尷尬,畢竟在琳瑾體內的靈魂,正是那死去多年的哥哥,李武軍。
  在辦公室裡和老師鞠躬謝過之後,文明便走到走廊,趕緊拎走他家的小老哥,好在晨欣發現琳瑾又闖禍前,商量對策,毀屍滅跡。
  「喂,老哥,在外頭你就認命點給我牽嘛,不然路人看我都像是沒在照顧小孩一樣。」走在後頭的文明,不停伸手想去撈琳瑾的小手,想重溫一下對女兒僅存的愛,但連這點微小的奢求,身為老哥的武軍很明白弟弟的感受,但
  「文明,你給我滾開一點,你這個有戀童癖的變態。」
  看著老哥用自己心愛女兒的身體,說出這番令人心碎的話,文明內心不免又再度受到嚴重性的打擊。「哇靠!好歹我也是我女兒的爸爸呢,說我變態。哪像你,好好的投胎不去投,卻跑來寄生在我女兒身上,說變態我還比不過你啊!」
  雖然他們兩兄弟在以前的關係就還不錯,但有時吵起架來,文明絕對是戰敗的一方,因為武軍的習慣不是動嘴,而是動腳。
  果真沒錯,琳瑾一擊漂亮的迴旋踢,命中了文明的下巴。「閉嘴,我張開眼的時候就在你女兒身體裡了,什麼投胎;什麼七爺八爺、牛頭馬面的我連遇都沒遇到過,還輪得到你在這裡哭妖提醒我該做什麼啊!」
  下巴被踢到腫起來的文明,也沒辦法多說幾句,這也是長久下來為什麼會戰敗的主要原因了,因為他打架一直以來都比武軍還來得弱。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真的如民眾嘴裡說的,『你一定是沒有燒好香啦!』如果真是這樣的結果,而導致老哥借身復活,那我也只能認了,畢竟從以前到現在我都沒有任何宗教信仰,但真的會是這樣嗎?香燒的好不好,我是不知道,但我知道最現實的,那在燒的每一吋,都是我皮夾裡孫中山的毛髮。

  在回到家後,氣氛安靜的就像沒事發生一樣,文明拿了杯咖啡,回到他的電腦桌前,開始忙起工作,至於琳瑾,則是坐在她老爸旁,開始做功課,這個畫面,不免會讓對這家庭不熟的人有所溫馨錯覺,但事實卻並不是眼前的樣的美好。
  沒多久,家門開啟,在家中的兩人十分明白,是老媽回來了。
  「我回來了。」進門時的招呼,是晨欣的習慣,雖然平時她有要求過文明與琳瑾,但每次說,他們每次忘,日子一久便不再提起了。
  「歡迎妳回來。」聽著這聲歡迎,從離門口不遠的書房傳來,稚嫩的聲調,怎麼聽都像是琳瑾的聲音,一股暖流便流入了晨欣的心裡。
  把身上瑣碎的東西整理好後,晨欣便帶著她的微笑,站在書房的門邊看著裡面用功的父女。「怎麼啦,又打架啦。」這話無預警的出現,雖然並沒有帶著怒氣,但卻害得文明的咖啡翻倒,琳瑾的鉛筆芯斷掉,兩對眼嚇的瞪大看著門邊的晨欣。他們連提起都沒提起,就被身為老媽的晨欣一眼識破,不免感受到了女性直覺的恐怖。
  文明手忙腳亂的擦拭著那杯翻覆的咖啡,小心翼翼的詢問晨欣。「妳怎麼突然這麼說啊?」
  「如果我跟你說明了為什麼,那以後家裡有問題,我都會被蒙在鼓裡呢。」離開了書房門口,她一邊想著晚餐內容;一邊往廚房走去。綁起了馬尾讓臉龐更顯得清秀,就像是琳瑾長大後的樣貌。
  看著自己老婆的反應,文明很肯定她絕對握有什麼他們的把柄,不免想繼續追問下去,但怕問太多會讓她感受到厭煩。「如果我要求妳一定要給個答案呢?」看似快速準確的直球,一句話委婉的命中紅心。
  「那就女性的直覺嘍。」如果你是個很愛護自身安全的男性,像是在這種時候,你想知道答案,但她卻不願棄跟你說的時候,千萬不要再過問下去,就算平時她很溫柔,也會有抓狂起來的一天,等到那時,你將會有收不完的舊帳單,不用懷疑,因為她會幫你一一翻出。
  好吧,現在大家一定都有個疑問。我老婆到底知不知道,他親愛女兒的身體,被一個下三濫的無賴給霸佔著。這疑問,真的是一個好問題,我只能夠佩服我哥太會演了,在她面前都沒有露出任何破綻,呃除了不穿裙子;不穿過花的衣服和鞋子,拒用女性用品外,他都有配合著,這不免讓我感覺到了老哥的偉大。
不過,說是那樣說啦…。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