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讓編織一生的夢 就此滑落
美好天空 僅在一瞬從此落空
非花火的夢 破碎在街口餘火

哪片重頭開始的雲朵 能抗擊陽光穿刺時的痛

文章標籤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離開同伴的身邊,他的腳步越走越遠,由白天到黑夜。

這一個人的旅行使他疲憊,但他卻悶在嘴邊說不出口,也沒人能聽他訴說。

雖然他早已習慣那種與他人保持距離的生活,只是在心裡某處卻存在著想接近他人;想感受對方溫度的念頭。

他知道這是不可能實現的。

文章標籤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只剩黑夜給予擁抱。

靜默的房內,似乎不再需要語言,
攜帶在腦海中的行囊,背久也累,
只以一首歌,給予明日道別,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份悲傷是我僅存,無法控的瘋狂,
像台失速車輛,由心臟行徑鼻腔,奔馳眼眶,不停迴轉,
目光尋找著出口,卻在灰白圍牆裡次次追上自己。

如果衝破圍欄,這原地周旋的道路,

文章標籤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Apr 24 Tue 2018 23:40
  • 黑鳥

無處歸去的鳥兒,
地獄是妳最甜美的家鄉。
那裡沒有紛亂,妳能放聲歌唱,
也沒有絕望與饑荒。

文章標籤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秀髮間的香味 混雜了煙
不受期待的花朵 偷偷綻放角落
他待過大海 也待過沙漠

最後卻於琴鍵上 停佇他的腳步

文章標籤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此山未哭,城卻翻紅沾染夜空。

那陣季風,吹不落高掛燭火,
燃起一片山頭,屬四季的艷紅,
夜風回走,揮不去如雲霧鄉愁。

文章標籤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總沒想過說出去的話到底會有多可怕,希望著對方能懂自己,但卻沒想過,或許對方也是如此希望。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為何變得一方態度凜然,要求對方道歉,如果話語只能直線飛梭,那麼願意張手將它當作擁抱的人,到底能擋下多少傷害還不還手?

27544735_266221153914537_374945727623218747_n.jpg

這份擁抱會留下傷害,那麼抱著對方在安慰的人,是否心裡更加難過?

那想把人擁進心裡的懷抱,愛意與歉意參半,互不相欠,甚至相輔相成變本加厲,早已成了傾倒的秤,隨時都能替換愛或恨的名。

文章標籤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許下那句不再哭的心願
忍受難以抵過欺騙
試著適應割傷透血的刀片
在舌尖 吞不下那句謊言

文章標籤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明日的我,沒能停留在你心裡,
那昨日交集的孤寂,能否化為緩解遺憾的藥劑。

對夜晚麻痺,患上不明所以失語的病,
無法停緩的乾咳,只有藥味瀰漫唇邊。

文章標籤

Rorschach_(羅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